因为主曾说过," 我必不憋下你, 也不丢弃你" 希13:5

目前分類:对自己说的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还在领养计划遭挫败的心情中)

我需要安静。 不再说太多。不再做什么。
在狂风暴雨 波涛汹涌
耶和华仍然做王

虽然高山在前头 大海在栏阻
主耶和华必引路

主耶稣的喜乐就是顺服与信靠天父。

要跟随主的人就要学习主的样式照着他做。
原来顺服并不容易。
我顺, 但不服。 求主原谅。

这次一个小测试就足以测出我有多顺服, 我有多舍己。 放弃自己所要所想的去听从上帝的带领, 这样的话时常挂嘴边。到真实需要行出来时, 内心的挣扎原来是那么的大。

一直说交给神来带领, 可是忽略了神的带领可能不如我们期望的按我的心意做。 一旦事情的结果不是我心里所求时我竟忘了这也是神在带领中。

神是全能主宰。他不必全都按我们的心意做事, 若他应允了祷告, 感谢神, 那是神旨意中的事。 若神以拒绝来回应, 那也是回复了祷告。 神, 你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
只求你使我全心顺服于你, 坚定信靠你安静等候你。 谢谢你用无限的爱来爱我。
 

your baby is on the way, just have to wait, dont rush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1-Aug-17
一直踌躇不前, 那不定主意的话题, 最近有了新的进展。
 
由于不能肯定神是否同意, 在祷告中曾经提了个“如果”。如果神让我们不必做HomeStudyRpt (HSR) 都可以领养孩子, 那就是神为我们开的门。
如果这好不容易出现的机会真的来临的话, 就胆敢去做吧。 这个其实有抄袭亚伯拉罕老仆人当时为Isaac 找妻子时的情况。 当时老仆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亚兰,要为Isaac 找他们家亲戚的女儿当老婆,人海茫茫该怎么找?老仆人就祷告说, 若他向哪位女生要水喝,而她愿意给他水喝且肯为他的骆驼饮水, 那就是神指定的女子。 结果事果然在神带领下,如老仆人祷告一样被成就了。(创世记 24:12-27)
 
联系领养经纪接洽以后,果然真有个女宝宝,是新公民,所以不需要HSR 就能领养。 那时真的很兴奋。情绪很复杂,神,这是你给我的confirmation 说你愿意我们领养吗?在不确定之下等待经纪进一步的消息。
 
约好经纪在周日见面,心里默默期盼我们的见面时间,心里有各种想法失眠了。 由于期间教会里有退休会,饼干也得准备月份第一个主日的敬拜带领, 所以最快只能在星期日主日过后才能见面。
 
3-Sept-17
当日,经纪选择通过电话跟我们沟通, 说不必见面。如果真的决定好了, 直接在约和医生一起见面, (BB 做身体检查 )到律师处签约后就能带宝宝回家。 哇, 这么快,我和阿达都吓着, 太突然了, 我们原以为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办手续。 既紧张又兴奋。 通话后她答应给我们发宝宝的相片和一些资料。
等着她的回复,从星期天等到星期晚上 才再次看到她回复信息。 她突然间的消失真的很让人失望。饼干早到晚时时刻刻不断注意手机的提示灯, 等着她发来的消息。等待是漫长的。
等不到她的信息时饼干心里很多想法,是不是有另外一对夫妇领养了宝宝, 所以这经纪不再找我们了?是神把门关上吗? 还是她和我们聊了以后觉得我们没诚意?渐渐也对这经纪的诚意打折扣了。
一天一天过去后,饼干心里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
 
5-Sept-17
很晚的晚上,她终于回复。说她人在马来西亚, 有个孕妇紧急入院生产, 她必须陪着, 因为网络有限,所以迟回复了。
 
6-Sept-17
从昨晚的信息后,又等了另外个大半天, 中午她才把宝宝的相片和资料发给我们。
就这样,再次点燃饼干心里的渴望。 可是经过那几天的冷静,饼干稍微按耐这心里的冲动。
 
约了她周4见面。(我们决定先看宝宝再做最后决定)
约好了 7.30 我们迟了10分钟, 她们比我们更迟。 我们又再痴痴地等。好像一开始就无止尽的需要等。
终于见到经纪夫妇俩抱着宝宝来到。 (虽未见他们两,但在面簿上曝光率很高的他们,饼干一见到就马上认出来)
见到可爱的宝宝。样子看得出来不是华人小孩, 但皮肤还算不太黑。抱着她时,她嘴里轻轻的发出声音,眼睛会和人有 eye contact, 也会有回应也。虽然才2个月,可是她长得比一般3个月宝宝还要大,阿达和经纪聊,饼干全程抱着宝宝, 她很乖,完全不哭不闹。 饼干几乎没在留意他们谈话的内容, 完全专注与我手中的宝宝。
后来转手也让啊达抱一抱北比。
 
啊达后来和我说了句很甜蜜的话,他说,他一见到宝宝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领养她了。还说,见了宝宝他觉得那笔费用已经不再算什么了。饼干心里甜滋滋的。他还说宝宝有对他笑呢。
 
回到家,准备向父母公布,结果他娘出乎意外的早睡。 只剩下他爹了, 啊达鼓起勇气向他爹提出。 第一句回答是: 为什么要领养。 接着就是一些不支持的回复。
饼干很难接受他们会拒绝, 但是不要紧,先让他和她商量。饼干还抱着希望。 周五一天没机会和他们谈。
 
8-Sept-17
星期六早上完全准备好要开始家庭会议的去吃早餐。吃后,啊达再次发问。(每次他发问前感觉啊达都好紧张, 还好我们家和饼干妈说正经话时不用那么紧张)
他娘很凶的回应,坚决反对。她说:我是不会接受的。 吓着宝宝了。 阿达有做些反驳,可是她娘还是一些不合理的推翻并拒绝。 饼干后来不想听下去, 干脆离开, 带孩子去玩。(现在想起来真不应该, 当时应该检查下去, 和他们理论一番,因为感觉双方太缺少沟通。)
 
就这样,我们领养的计划不能进行了。就这样终结了吗? 饼干很不服气, 但是又不能做什么。 只能祷告主,求主帮忙感动他们。
 
我心里真的好苦。一想到被拒绝,想到多年来很想做的事竟然这么轻易被人推翻,心里真的很不服。 感觉好委屈。
 
慢慢的,饼干开始想,这是上帝的旨意吗? 当时我何尝不是祷告主说,如果神不同意的话,请帮我把门关上。
如果上帝没在这最后的关头拦住我,我们一定会执行下去的。上帝有绝对的主权 Sovereign Right. 如果神愿意我们领养,他肯定有能力使家婆点头。可是,如果是神不允许我们领养, 他也有权利让家婆来阻止我们。  想到这里,饼干真该认真回到主面前,谦卑自己, 因为当我心里烦恼家婆的拒绝,我可能同时也在怪神了。 大胆!
 
表面上偶是压制下来,不让这个伤感呈现出来,可是内心的挣扎还是很大。心里如大海波涛汹涌 为什么她要拒绝?这个很莫名其妙,我只能顺,但不服。
 
灵里部分,我渴求知道神的想法,是我会错意吗? 不需要HSR可以领养其实不是神开的路?是我一厢情愿这个认为? 这样想很悲凉,经纪没回复时以为门关了,后来又开了,那又是什么意思?心里出现很多很多问题。  这个现在已经成了我不能碰的伤口,只要一想到这事,我心就隐隐作痛。 之所以有这么深刻的伤痛,应该是因为饼干真的很想很想去领养。而且这是在心里好多年的想法了,现在终于看视快达成, 却又落了空。。。
 
原来顺服主,放下自己所求所想是那么不容易的。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月中开始, 啊达的工作开始很忙碌。 他平时也没有太空闲, 只是现在更忙了。 每天加班至 9 10点。周末还得在家做。
忙得连我生气他都没空理会了。 后来还是自己气消就算了。 我承认我还是挺长气的。 久久不肯放下。 这得向主认罪。家里关系没搞好去侍奉神也是不对的。 感谢主, 在我即将带领中英联合聚会之前这口闷气消失了。 不然我可能要在主前受圣灵责备和修理好久。 
69日我们定好了到沙巴旅行。 这是我们共同期盼很久的假期。 跟着教会弟兄回乡, 行程都为我们安排好了。孩子也和Joelle Noelle 同行,肯定很好玩。
 
可是因着这个假期 , 啊达更是忙盲了。 5月底开始无止境的做。每天不到10点不回家。 1天工作1617小时。孩子睡着了他回家, 还没起床他就上班了。 孩子生病他也顾不来。真的成了周末爸爸。
还好饼干也算能干独立。 也很感恩家里的家公家婆从旁帮助。我们也算没有给忙碌的啊达带来干扰和麻烦。 那他就能专心的工作。
 
可是话说回来, 这样无日无夜的干活也真的不对。 也太没意义了。 我常为了他的健康了来祷告。求神保守他。给他智慧快速完成工作也保持他的身体健康。 
主啊 , 求您照亮他的路。使他多多投资在灵命上而非忙碌于没有永恒价值的世界上。 哪怕有一天, 我们把工作都做得一级棒以后, 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属灵资产, 那我们岂不是大大吃亏了吗。 
祷告求神能让他看到真道并做出正确的改变。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经很久没有写儿子的事了。回顾以前,他的每个成长我都细心的记录。快要6岁的他也有好多值得记录的。例如他学会不靠两旁帮助平衡的小轮子而可以骑大孩子的脚车了。还有他一次一次克服了左右手协调的困难,学会一首首双手弹不同音的钢琴曲子。这些事都让饼干为他感觉骄傲。也渐渐觉得我的孩子真的长大了。

 

同时间,饼干发现自己越来越没心思在孩子身上了。是我对孩子的爱减少了吗? 希望不是的。只是我专注的事情不一样了。

 

儿子喜欢在家里玩水。

要清洗厨房的地板时,由于家里厕所挨着厨房, 我会把花洒拉出来,在厨房帮孩子冲凉。 同时可以用洗澡的水来洗地。

他超喜欢这样。时常这么要求。但我只是要洗地板时才会这么做。身体和地板都淋湿以后,孩子总是在湿地上溜来溜去。

越长大,他也就越来越不受管制。不管我怎么说,总是听不进去。我要把地抹干,他总是不让。享受在溜地板中。饼干常为他捏冷汗。只能尽快把水扫干。

 

今晚又再次容许他在厨房冲凉,因为该洗地了。家里长辈对我这做法很有意见。也很担心这孩子溜来溜去会撞到受伤。

 

他还玩得不够,我硬要他清洗身体。到凉房再帮他冲一次澡。他不服气,冲完后气愤的走出去,脚一踹,滑倒。额头撞到厨房的玻璃门边。哇哇大叫。伤口立刻流血。 

 

饼干心里万分后悔。是我允许他在厨房冲凉的。 可是这孩子的脾气也很需要为他祷告。

他痛哭,我也很想哭。 心疼加上自责再加生气。 就是因为他老是不听话。 还发我脾气才会跌倒。家里长辈会怎么想呢。他们肯定也心疼孙子一边怪我纵容孩子。。。 啊!!! 错综复杂的情绪。结果还是都压下来了。当妈的就是"爱仔" 要定。 

即使很混乱,在孩子眼前还是得安他的心,不让他觉得跌得很严重而自立怜的哭不停。得先安抚他。

 

冷静后给他涂药,真是感恩神的手肯定保护他了。玻璃割伤了额头,还在后眼2公分处划过一条痕。 感谢主,没有伤到眼睛。

饼干总是告诉孩子,你的伤痛在他身上,在妈妈的身上更痛。 他每次听到这个都很难受大哭。这是只好都不说了。

哄完他,可能哭累了,不到几秒种就睡着。平时他决不会9点钟就睡。

 

饼干认真反省,最近回到家总觉得没有自己的时间。常为了做自己的事而草草打发孩子。没有什么和孩子有很多的quality time。 最多就是睡前和他聊聊两句。 偶尔觉得陪孩子玩小孩的游戏好无聊。他都喜欢叫我和他玩catching..他抓我,我要跑 不然就是他把我推倒在床上。证明他力气大 之类的游戏。我常在他屡次please 央求下应酬他玩一下子就要他结束游戏。

 

最近也很不满孩子爱玩手机游戏。我一下班到家他总是拿我的手机去玩游戏。为了这个也口头上给了他不少教训。

 

认真想想,其实身为家长的我们在他面前花在电话的时间也很长。 

 

主啊。饼干好好的认错。我要悔改。 

提醒了我不可让我的家给恶者有机可乘,利用这些属于世界的玩意儿或其他事物夺取宝贵的互动时间。家里是群我最大的事工。是我需要用心建立一个彰显主爱的地方。 

家人团契时间需要从新被重视。曾几何时我下班后的时间就是给家人的。现在再次我告诉自己,回到家里,我的时间就是家人的。 在外工作这么长的时间,可以给同事,朋友。能留给家人的时间真的不多。如果晚上还把那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给了电视和电话,那光阴会悄悄溜走,孩子接着长大了,也不再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了。到时候要怪谁呀。

 

求主帮助,也使我能坚定,存心维护好主托付给我的家。全心爱主,爱家人。

靠主名求。 啊们。

 

 

 

20160329_200028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孩子后,没有多余的时间做很多东西。

比如,打扮,去facial, 去按摩,逛街购物,看电影,唱KTV, 和朋友出门,种花 还有很多很多。

 

人家说,不要因为孩子而失去自己的兴趣。 说这话谈何容易。

以前饼干也认为可以做回自己喜欢做的事, 可是现实中,如果我有多出来的时间,宁可好好睡一觉。

 

饼干明白有些人有了孩子依然可以做自己的事。 可是这些朋友大多数是让别人带孩子的。

自己亲自带孩子的,大部分都认为孩子占据了自己大部分的时间。

 

不是在埋怨,孩子是blessing,这是parts and parcels of bringing up a child. 饼干完全明白与接受。

 

身边的单身和没孩子的朋友能了解饼干没有太多的时间聚会或一起出门。 朋友谅解,可是太久的不见面肯定会影响交情。而且大家的common topic越来越少。

 

反过来,和已婚有孩子的朋友更密切了。有了共同话题---〉孩子经,觉得我们有太多相识的地方后,孤独的感觉也少了。至少知道有朋友也同样经历偶所面对的。

曾经为了失去的不平衡了一下子,可是现在我有了新的爱好。 就是看Mother’s blog,baby recipe,看各种食物的营养价值,看child care tips…

 

以前的爱好都是很自己的,至少现在专注的不再是自己了,是孩子。I am raising a human being. 感觉平衡了许多。 I have my new fun interest now.!

 

对于以往的兴趣,相信孩子再大些,肯定能再enjoy回那些fun 的。哦。可能以后不再喜欢那些了呢。?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忙了两周,今天终于比较轻松了。上来报道一下。

前两天Kaiser超级cranky at night. 可能是evening小睡了一下。 到了晚上10点,11点还是不肯睡觉。 看得出他是很累的, 可是还非常爱玩, 怎么抱,怎么哄都不肯睡。

闹得屋里人都荒荒的。哭了一整晚,满头是汗。饼干妹又是地球怪人,可以不开风扇睡觉那种,所以家里没安冷气机。 汗腺超旺盛的Kaiser热得不停在发汗。Ceiling fan 已经开3 号努力在转了,还是没帮助。

饼干真恨不得明天就买架冷气机来装。

可能是受到阿达遗传,加上是哺乳宝宝,Kaiser流汗量绝对不输与其爸,而且好像还更厉害的说。。。 这几天明明就在下雨, 他依然热得都是汗的。

 付钱饼干倒不介意,(妹夫绝对不让我出钱,因为他认为他们家的东西不该由我给) 而且我们不会在这里久住,最多过再几个月,我们就会回自己家住了。

安冷气机,compressor 得装在主人房窗口外,开空调一开,难免会有喔喔的噪音,那时又不好意思吵到不需要空调的主人。加上安装过程得在人家家里敲这个装那个的,hmm… 还在考虑当中.

 饼干熬两晚孩子的不好睡, 昨天终于支撑不住,倒了。 工作时已经开始头痛,回到家更痛得厉害。(偶尔饼干会有这样的头痛症,怀疑血压偏低) 把本来要OT的阿达传叫回来。自己睡了一觉10点再起来抱Kaiser睡。一个小睡真不能忽视,醒来后的饼干充足电,可以陪很难才睡着的孩子。。。。 到什么时候Kaiser才能自己睡呢?

 看人家照顾小孩很容易的样子, 自己却是变得半条人命一样。 有时候想,多一个女儿真不错。 可是下一秒就不想了。真的怕了,饼干妈很了解,所以并不会怂恿偶再生一个。

 话外, 周末我们用小单帮Kaiser拍了一册专辑,效果很不错,很有水准(卖花赞花香)有空再把相片弄上来.

由于不是特地想拍,只是看孩子在玩时随手拍的,所以穿的是在家里的便衣。。 下次帮Kaiser换美美再拍过,也想来些户外的。。

 然后饼干再次发挥DIY精神, 将照片洗在Canvas上,再弄上框框,就成了一幅像studio效果的相片可以代替我们的结婚照,挂在墙上。

那天在BB Fair见过这样的照片,专业摄影师的一幅得几千元呢。自己弄省太多了。 哈哈哈。。 暗喜中。(其实是自己做过canvas portrait,不舍得花给专业摄影师。。)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朋友的宝宝正式保不住了. 之前恳切的为她祷告过, 希望上帝能让我们见到好消息并将荣耀归与他. 接到这消息, 依然要感谢神. 因为有了faith, 相信主的安排是最好的. 虽然在人的眼里是残酷的. 他仍然是掌管者. 学会交托,原来真的可以阔然.

虽然是这样,也难面情绪低落. 悲伤是传染到了. 只希望朋友可以从伤感中走出, 不要丧失信心.

我相信unborn baby是会被天父带到天家,享受着乐园的幸福的. 不必见到世俗的败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美好的.

在网上找到一首美丽的poem, 希望可以借此安慰抚平朋友的心情. 只有靠着上帝的爱人生才有另一种体验.

宝宝,我们在天家再见.

Safe in the Father’s Arms

 

Far away from fear and death
Do my children play;
Never to know the sting of sin
On their spotless soul;
Never to know a single tear
Nor stab of searing pain.

In the Father’s arms are they,
His face do they behold.
In arms of tender comfort
They rest in loving cheer;
Salty taste of tears
Never to crease their face;
Not burnt by scorching sun
Nor chilled by thunderous storms.
Untouched by earthly shadows
And haunting pangs of night,
They giggle in golden warmth
And snuggle in contented glee.

Lifted higher than dreams can go,
They soar above
The failings of earth
And thrive in the love
Of the Father
Whose tender grace sparkles
And wondrous ways smile
With endless delight.

Yet my arms feel empty.
With painful chest
I long to hold them
To my breast;
To see their smiling faces
And ease my painful fears.
Yet this I know:
They are safe
In the Master’s care.
And I shall see them face to face
And hold them when I’m there.

They’ve breezed their way to Paradise.
How smooth their getting there;
So free from blame and shame.
More pain than them I’ve known,
Yet our destiny’s the same.
Their journey there was easy;
Long and hard is mine.
But whether quick or long,
We will meet again.

Till then, my loves, rest easy.
Behold his face and rejoice
Without a single fear.
I shall come to you some day
And you shall dry my tears,
As I weep in joy
To see your cheery face.
And even now at times
I think I hear your giggles,
But rest, my loves, in his arms,
Till I am with you there.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旧没这样了.

今天他last day, 发出了再见的邮件. 我一看就有想哭的感觉.

我是真的伤心.耳机传来张宇的歌曲,  加上快发病的体温, 还真是泪眼汪汪了.

他走了. 我快病了. 虽然是两件事,还是把饼干的情绪牵动了. 让自己感性一下吧.

 

这是我们好久以前拍的. 那时候疯疯的, 现在两个已经离开. 剩下的两人已经有裂痕,不如当初. 时间有时候是残忍的.

crazy NEO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告诉我他要走。我本来应该预料到的, 因为他曾说过他可能会离开。

这次是真的。 他已经丢信了。

他离开,对我像失去什么似的。说不出来。

我好像失去一个学习的对象。 一直都很仰慕他处事的作风,觉得在他身上可以学到很多。 如何handle customer 就是一门重要的学问。 他的冷静,他想法周全,他做事细心,比女人还心细。他是个可以说心事的朋友。是能保护人的大哥。

他离开,对我绝对有影响。

他告诉我他要走。老板已经warn 他不准宣扬,怕影响士气.其实消息已经悄悄传开. 大家暗地里都知道了.

他离开,很伤感. 以后公司里再也没有可以谈真话的人了.

他是真的要走了. 人往高处,水往低流. 留不住.留不了.我们的合作关系就只剩下回忆.

joo 

那天拿了MC, 下午约了他,farewell. 饼干不能参加大伙儿为他举办的欢送会, 反而觉得只有两个人出来的好.那天下午我们聊了很多. 才明白原来是我们公司上层的黑暗迫使他离开. 在新地方好好干吧,相信他的前途是广阔的.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饼干一直有着这么一位蓝颜知己。我们认识了好多年。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成为情人的缘分或者应该说没有机会。 认识他时,我们不能在一起。到现在更没可能。

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过着自己的生活。偶尔会想起对方。一通电话,或一则简讯,就能拉回好久没联系的关系。

我们称彼此为good friend。 是的。我们从前暧昧,从前调情,不能相爱。现在不再像从前,我们成为好朋友,久久联系一下的好朋友,感觉不错。

好多事情都可以尽在不言中。 有时候很想和他见见面叙说当年。可是现实里,我们都处在不同的天空下。见面好难。

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可能一年只传两次简讯。一次是他生日(虽然偶这么多年都记不清是5月几号。)另一次是偶生日。他一定会送上祝福。

这么一个朋友,饼干是珍惜的。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