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Aug-17
一直踌躇不前, 那不定主意的话题, 最近有了新的进展。
 
由于不能肯定神是否同意, 在祷告中曾经提了个“如果”。如果神让我们不必做HomeStudyRpt (HSR) 都可以领养孩子, 那就是神为我们开的门。
如果这好不容易出现的机会真的来临的话, 就胆敢去做吧。 这个其实有抄袭亚伯拉罕老仆人当时为Isaac 找妻子时的情况。 当时老仆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亚兰,要为Isaac 找他们家亲戚的女儿当老婆,人海茫茫该怎么找?老仆人就祷告说, 若他向哪位女生要水喝,而她愿意给他水喝且肯为他的骆驼饮水, 那就是神指定的女子。 结果事果然在神带领下,如老仆人祷告一样被成就了。(创世记 24:12-27)
 
联系领养经纪接洽以后,果然真有个女宝宝,是新公民,所以不需要HSR 就能领养。 那时真的很兴奋。情绪很复杂,神,这是你给我的confirmation 说你愿意我们领养吗?在不确定之下等待经纪进一步的消息。
 
约好经纪在周日见面,心里默默期盼我们的见面时间,心里有各种想法失眠了。 由于期间教会里有退休会,饼干也得准备月份第一个主日的敬拜带领, 所以最快只能在星期日主日过后才能见面。
 
3-Sept-17
当日,经纪选择通过电话跟我们沟通, 说不必见面。如果真的决定好了, 直接在约和医生一起见面, (BB 做身体检查 )到律师处签约后就能带宝宝回家。 哇, 这么快,我和阿达都吓着, 太突然了, 我们原以为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办手续。 既紧张又兴奋。 通话后她答应给我们发宝宝的相片和一些资料。
等着她的回复,从星期天等到星期晚上 才再次看到她回复信息。 她突然间的消失真的很让人失望。饼干早到晚时时刻刻不断注意手机的提示灯, 等着她发来的消息。等待是漫长的。
等不到她的信息时饼干心里很多想法,是不是有另外一对夫妇领养了宝宝, 所以这经纪不再找我们了?是神把门关上吗? 还是她和我们聊了以后觉得我们没诚意?渐渐也对这经纪的诚意打折扣了。
一天一天过去后,饼干心里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
 
5-Sept-17
很晚的晚上,她终于回复。说她人在马来西亚, 有个孕妇紧急入院生产, 她必须陪着, 因为网络有限,所以迟回复了。
 
6-Sept-17
从昨晚的信息后,又等了另外个大半天, 中午她才把宝宝的相片和资料发给我们。
就这样,再次点燃饼干心里的渴望。 可是经过那几天的冷静,饼干稍微按耐这心里的冲动。
 
约了她周4见面。(我们决定先看宝宝再做最后决定)
约好了 7.30 我们迟了10分钟, 她们比我们更迟。 我们又再痴痴地等。好像一开始就无止尽的需要等。
终于见到经纪夫妇俩抱着宝宝来到。 (虽未见他们两,但在面簿上曝光率很高的他们,饼干一见到就马上认出来)
见到可爱的宝宝。样子看得出来不是华人小孩, 但皮肤还算不太黑。抱着她时,她嘴里轻轻的发出声音,眼睛会和人有 eye contact, 也会有回应也。虽然才2个月,可是她长得比一般3个月宝宝还要大,阿达和经纪聊,饼干全程抱着宝宝, 她很乖,完全不哭不闹。 饼干几乎没在留意他们谈话的内容, 完全专注与我手中的宝宝。
后来转手也让啊达抱一抱北比。
 
啊达后来和我说了句很甜蜜的话,他说,他一见到宝宝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领养她了。还说,见了宝宝他觉得那笔费用已经不再算什么了。饼干心里甜滋滋的。他还说宝宝有对他笑呢。
 
回到家,准备向父母公布,结果他娘出乎意外的早睡。 只剩下他爹了, 啊达鼓起勇气向他爹提出。第一句回答是: 为什么要领养。 接着就是一些不支持的回复。
饼干很难接受他们会拒绝, 但是不要紧,先让他和她商量。饼干还抱着希望。 周五一天没机会和他们谈。
 
8-Sept-17
星期六早上完全准备好要开始家庭会议的去吃早餐。吃后,啊达再次发问。(每次他发问前感觉啊达都好紧张, 还好我们家和饼干妈说正经话时不用那么紧张)
他娘很凶的回应,坚决反对。她说:我是不会接受的。 吓着宝宝了。 阿达有做些反驳,可是她娘还是一些不合理的推翻并拒绝。 饼干后来不想听下去, 干脆离开, 带孩子去玩。(现在想起来真不应该, 当时应该检查下去, 和他们理论一番,因为感觉双方太缺少沟通。)
 
就这样,我们领养的计划不能进行了。就这样终结了吗? 饼干很不服气, 但是又不能做什么。 只能祷告主,求主帮忙感动他们。
 
我心里真的好苦。一想到被拒绝,想到多年来很想做的事竟然这么轻易被人推翻,心里真的很不服。 感觉好委屈。
 
慢慢的,饼干开始想,这是上帝的旨意吗? 当时我何尝不是祷告主说,如果神不同意的话,请帮我把门关上。
如果上帝没在这最后的关头拦住我,我们一定会执行下去的。上帝有绝对的主权 Sovereign Right. 如果神愿意我们领养,他肯定有能力使家婆点头。可是,如果是神不允许我们领养, 他也有权利让家婆来阻止我们。  想到这里,饼干真该认真回到主面前,谦卑自己, 因为当我心里烦恼家婆的拒绝,我可能同时也在怪神了。 大胆!
 
表面上偶是压制下来,不让这个伤感呈现出来,可是内心的挣扎还是很大。心里如大海波涛汹涌 为什么她要拒绝?这个很莫名其妙,我只能顺,但不服。
 
灵里部分,我渴求知道神的想法,是我会错意吗? 不需要HSR可以领养其实不是神开的路?是我一厢情愿这个认为? 这样想很悲凉,经纪没回复时以为门关了,后来又开了,那又是什么意思?心里出现很多很多问题。  这个现在已经成了我不能碰的伤口,只要一想到这事,我心就隐隐作痛。 之所以有这么深刻的伤痛,应该是因为饼干真的很想很想去领养。而且这是在心里好多年的想法了,现在终于看视快达成, 却又落了空。。。
 
原来顺服主,放下自己所求所想是那么不容易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le 的頭像
ccile

饼干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