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忘了几年前在退休会里, 谢牧师的话让我很安慰。

他说我老公信主这件事已经放在他心上了。 他这么说,如同主对我说, 啊达得救的事已经在主心上了。

几年过去了,直到谢牧师约了我和啊达吃午餐。 说是要谈谈孩子受洗父母需知的责任。

这才记起,牧师还在关心这件事。

 

知道这次的聚餐牧师一定会说及关于啊达未信的事。我想啊达心里应该也知道,他可能会对比较担心。

周六上午, 孩子在家和饼干妈,Isaac 和妹妹一起玩。 我们去赴牧师约。

牧师带我们到一家环境很棒的餐馆用午餐。 那地方是间老建筑,室内摆设走80年代复古风。 播放着当年的怀旧金曲。

客人并不多,原来坐在不远处的一家人,我们来不久后就吃完离开了。所以感觉上是我们包厢,整个楼上的空间都是我们的。

 

我们就在这个幽静,舒适的环境,在谢牧师的带领之下度过一个很有意义的下午。

求圣灵在啊达心中动工。 上帝已经一次又一次在他心门外敲门。 希望很快的一天他能打开心门。 接收主耶稣这位救主。

 

经过这次团契,我从新认识谢牧师。 之前听他讲道总觉得不容易有得着。由于语言的关系, 他善于说英文, 用中文讲道,总是味道不对。。

在和他吃饭时,我在旁静静地听他温柔又很目标明确的道出真理, 发现他是个很仔细的人,虽然语气很祥和,却带着明确重点。所分享的见证也是很配合他要带出的意思。

他清楚说明了孩子受洗,身为父母的责任。 就是把孩子带进神的圈子里。 父母要负责以神的方式养育孩子。

牧师认同啊达多年在教会里服事,说啊达听了很遍的道。虽然还未开口承认, 但却行主的教导。 牧师真的观察入微,和人交谈非常有技巧,但不会让人觉得虚假。反而他的真诚很具影响力。

牧师以一些问题来了解啊达不信的原因。 也给啊达机会发问对信仰的问题。啊达应该没有去仔细思考过关于信仰的问题,如果他真有用心去想, 应该早接受主了。

 

心里充满感恩, 感谢神总是对我们不离不弃。他以慈爱一次一次的来向啊达发出邀请。 派了不同的天使来接触啊达。

啊达自己也承认, 他将来应该会接受。 只是我们不知道他在等什么时候。 我祷告不要等到有Crisis 才回转。

 

隔天晚上,我有机会和啊达聊关于当天的聚会。还与啊达握着手一起祷告。 好甜蜜。这是我结婚以来所期待的。 我渴望啊达在属灵道路上成为一家之主的来带领我。 在我软弱时,他能扶我起来。我希望他成为我的属灵伴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le 的頭像
ccile

饼干

cc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